你们开心就好[微笑]

论养孩子这点小事...21(盾冬+贾尼+锤基+EC+狼队,微幻红,寡鹰)

*一个现代AU,夫夫们领养孩子,上学的生活。
(某两对找老公的生活)
*贾尼,锤基有糖;盾冬,EC还得慢慢来
*ooc算我的
PS:因为现代AU...1.幻视基本上继承老贾的金发,帅气,口音等...不紫了!
2.Jarvis也不会再叫Tony“sir”了,会换成“honey”、“baby”之类的。
(因为是现代AU,所以“sir”这词我认为苏是苏,但确实显出了Jarvis的管家特性。而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所以我改成了其他词。但是两人还是有主仆play之类的。望见谅!!!)
3.系列文,我tag就不变了,占tag抱歉!!

自认本章特别烂…慎读,勿喷!!!

“Erik Lensherr,当时Charles出嫁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他,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才回来这该死的几天,他就已经住了两次医院了!!!”

“Loki,别说了...”

“为什么不说,难道不是事实吗?他差点为了这个人渣死了啊!”

“Loki说的没错,这简直...”

本来在手术后陷入昏迷的Charles渐渐苏醒,准确的说是被这帮子损友吵醒的,Loki与Tony都快把这个病房给掀了...

“Tony...别说了...”

Charles打断了Tony的话,努力与身体深处泛上来的疲惫感斗争,撑着眼皮看了一眼在他病床前的人:Loki在Thor怀里,很显然之前Thor在尽力阻止Loki做出些什么伤害他人的事;旁边站立着高大的Jarvis,怀里是小脸通红的小短腿,对面的是那个害得自己进医院的罪魁祸首,“废铁大王”、黑帮三当家、自己的前夫与孩子的父亲——Erik Lensherr。

Charles疲惫的闭上双眼,他能感受到窗边传来的小声嘀咕,应该是Bucky以及Scott。他感觉现在自己的全身快要散架了,麻醉剂的效果已经在逐渐褪去,背上的枪伤开始撕裂般的疼痛。即使这样,他还是顾不上这些...

“Erik,come...”

他没有睁眼,但知道Erik一定已经飞奔几步,来到他的身边。“Charles...”他的声音有些沙哑,Charles有些心痛:他肯定又因为担心自己,好几天没睡觉了...

这个傻子...

“Charles...不用睁眼,就听我说好了...”

“关于黑帮的那件事都已经搞定了,我已经有了用不尽的金钱,众人都向往的权利。我已经完成了我的目标,但...”

“但Loki他们说的对,我对不起你,我无法给你你想要的生活,我总是在伤害你,还害得你差点死掉...你要真有什么好歹,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承受不了的...”

“所以我还是走吧,我不能再害你了,Charles。我想要你过你想要的生活...”

“看来到底你还是没有改变我,我还是这么差劲的一个人...”

Erik自嘲的轻笑声传到Charles耳中,不知为什么会那么刺耳,他用力动了动手,示意Erik握住。

“我累了,Erik...”沙哑而又冷静的声音一出口,把Charles自己都吓了一跳,但他还是继续道:“我不打算再与你分开了,这辈子也不要了...不论你是什么样,我的男人我都会爱一辈子...”

Charles感觉到Erik的大手握的更紧了,费力地挤出一个笑容,“现在我要睡了,提醒我醒来的时候扇你一巴掌...”

然后,混沌终于如愿以偿的将他包围了...

***
病房里一下子变得特别安静,没有人再说一句,只有Erik摩擦自己老婆手的细微声响。

几声敲门声打破了此刻闺蜜团难得的沉静,一张巨长的脸庞闯进了他们的视界。

“打扰了,当然我相信你们也不介意。我是Dr. Stephen Strange.有大概两打医院患者向我们医院医生投诉这个病房,请你们小声一点。”

长脸男人眨了眨小眼睛,径直绕开瞪着他的几个人,走到Erik身边,“刚刚做完手术,怎么能在病人床前大吵大闹,还是枪伤。这可真是宇宙第一损友...”

Tony蛮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奇怪医生”,还没看到哪个医生嘴和他一样毒。Loki则是一脸不爽的抱着Thor的胳膊,他不喜欢这个鬼医生,好像上辈子结过怨一样...

Erik,他已经双手握拳准备把这个奇怪的玩意一拳打趴在地。Erik内心默默开始倒计时,3...2...

一声“叮”从医生的口袋里冒出来,Strange向上天白了一眼,拿出手机来,“好了,也没什么事情,反正病人很明显又被谁气昏过去了。我本来也是顺便来这遵循John的意思,两个字:无聊。我还是去做那个手术了。”他把手机装回白大褂,以轻快的步伐晃出了病房。

“Dr. Strange?确实是奇怪...”Bucky悄悄对Scott说。

Scott耸了耸肩,他还是对另一件事比较感兴趣。“Steve怎么样了?”

Bucky身子一僵,声音更弱了三分,“...还活着。”

***
Steve心底有些不敢去找他,找Bucky。他不知道自己该去说什么去挽回,去道歉。他知道自己造成了一系列的事情,他让Bucky与自己分离了如此之久,好好一个家就这么被他拆散了?

医生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本来最近这段时间超负荷工作身体本就不好,又被Bucky轻轻“惩罚”了一下,他还得好好在医院里躺几天...

Jane打电话慰问时说是带薪休病假,Steve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反应...

Steve独自坐在病床上,两只眼睛盯着门口,很专心的走着神。那一秒,就一秒,他看见一个棕色长发的帅气男人出现在他的视野里,金属左臂在阳光下闪着光,他的手里拿着饭盒,默默看着他...

Steve觉得,眼前男人的每一次凝视,都会让他幸福的停止呼吸...

怎么会有人那么耀眼?

不知道,Steve自己回答道。

就是,很耀眼...

Steve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总不能两人互瞪一中午吧?

“Bucky,I'm so…”

未等Steve说完,Bucky就把手中的饭盒扔到床头柜上,两只手抓着自己的病号服,对着Steve的嘴就亲了下去。

那种熟悉的热度唤醒了Steve,他反手环住Bucky的腰,张开嘴,使这个吻不断加深…

一会儿,Bucky突然停了下来,抚摸着他的脸,漂亮的眼睛里全是泪水,“Never do that to me again.”他喃喃道。

Steve轻轻点头,继续亲吻他的一生所爱…

“I'm with you until the end of the line.”

评论(6)
热度(91)

© 侬人飞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