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开心就好[微笑]

论养孩子这点小事...5(盾冬+贾尼+锤基+EC,微幻红,寡鹰)

*一个现代AU,夫夫们领养孩子,上学的生活。
(某两对找老公的生活)
*贾尼,锤基有糖;盾冬,EC还得慢慢来
*ooc算我的
PS:因为现代AU...1.幻视基本上继承老贾的金发,帅气,口音等...不紫了!
2.Jarvis也不会再叫Tony“sir”了,会换成“honey”、“baby”之类的。
(因为是现代AU,所以“sir”这词我认为苏是苏,但确实显出了Jarvis的管家特性。而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所以我改成了其他词。但是两人还是有主仆play之类的。望见谅!!!)

第一次见Erik是什么样子的?
在Charles昏睡过去之前,脑子第一个蹦出来的问题就是它。他知道这只是大脑给昏迷的自己找点事情干,但Charles还是下意识的回忆起了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那片海,Charles原本不经常去。事实上,Charles在遇见Erik Lensherr之前从来没去过那里。他当年只是在去给一个特别难对付的教授送论文的路上看见了那片海,本来想着下一次再路过的时候去那里散散步,就看到Erik站在海边,还没等Charles意识到他要干什么呢,Erik就纵身跳了下去。

Charles当年也是一个有一腔热血的正直青年,立马从大巴上跳下来准备去救人。(现在证明这应该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坏的决定…)以游泳作为终生爱好的Charles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急忙跳下去救人了。

Charles没想到的是Erik这么重!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Erik拖上了岸。Charles想想当年也是粗暴,自己直接用力打了Erik好几巴掌就把他救醒了。Erik吐出几口水以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问他是不是Charles打的他,Charles点头以后,Erik就用“这个帅哥真单纯不做作,与外面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的眼神盯着Charles。其实Charles本来觉得这个人除了长得有点显老以外,长相确实有点帅气。远在那个时候,那双灰绿色眼睛就已在他心中种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但是Charles观察到Erik的眼神变得色眯眯的,心里默默嘀咕这个人病的绝对不轻,立马就站起来开溜。结果这个人开始追在他身后问他叫什么名字啊,电话号码多少啊…又说救命恩人他一定要好好报答之类的…

但当时Charles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的是,Erik跳下海并不是因为自己闲得无聊想作死,而是心中由于过于压抑与痛苦而作出的不得已的决定。

但是Charles那双如星空一般闪亮的水蓝色眼睛让Erik黑暗的心重新跳动,让生命重新有了意义…

就这样,Erik开始了漫长的“追妻记”:一开始电话骚扰,再到给仍住在宿舍的Charles送火红的玫瑰,再到发动一切手头资源套近乎…甚至Erik堂堂七尺男儿愣是学会了给Charles撒娇,此举动也常常让Charles胃中气血翻涌,直呼辣眼睛…

两人一直甜甜蜜蜜的拌嘴吵架,充分传承了Loki“打是亲骂是爱,家暴只是秀恩爱”的良好传统。直到有一天,Erik问了Charles现在看都很奇怪的问题,“查查,如果我做了很坏的事情,你会怎么办?”
当时Charles被Erik亲自下厨烹制的二人晚餐哄得十分欢喜,只是让问题胡乱的过了脑之后笑着答:“我?我应该…会让你净身出户吧!”
Charles并没有察觉到这句半是玩笑的话让Erik脸上血色全无,脸色黑的吓人,只是配合的抽了抽嘴角…

而“完美”的事情总会出现意外的,那天Charles接到学校电话说是研究报告“恰巧”出了问题,很“巧合”的打断了Charles的浪漫二人世界。Erik只是点点头让他去,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当Charles回来的时候,晚饭已经凉透,他叫了Erik的名字也没有收到回应,心头就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当他到楼上卧室时,猛然发觉到屋里少了些什么,打开衣橱,书桌,甚至是两人的书柜上都已经找不到两人生活过的痕迹了。照片上也只有Charles自己一个人笑靥如花,另一半则是无法修补的残缺,只剩下一条无法修补的裂痕…书桌上是一个文件袋,Charles急匆匆地打开发现是离婚协议书,上面也和Charles说的一样,Erik净身出户,一分都没拿走,还把自己名下的所有财产也都给了Charles。

Charles突然知道房间里少了什么…
哦…只是少了Erik…

Charles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好像是一直美好的生活突然给了他一巴掌,打的他整个人都不知所措…而Charles的身体现行做出了反应,巨大的悲痛让他情不自禁的痛哭出声,也忘了孩子们已经熟睡的事实,只是不顾一切的想把所有痛,所有委屈都哭出来。本来漂亮的水蓝色眼睛已经模糊一片,止不住的掉着泪,脑中不断出现着两人曾经的美好回忆,Erik的承诺,Erik的话语…一切都在一下一下的撕扯着他的心…

****
Wanda被耳边出现的声音吵醒了,从床上坐起,才听清楚是自己爸爸的哭泣声。Wanda的心猛的颤了一下,潜意识好像知道什么很坏的事情发生了,而Wanda自己却拒绝接受这样的消息。Wanda只得拿起夜灯,耐心的安慰了Pietro后,Wanda赶紧往两人的卧室奔去。

打着灯到爸爸与爹地的卧室后,年仅九岁的Wanda被爸爸这副样子吓坏了,只想明白是什么让平时温文尔雅的爸爸变成了这苦不堪言的样子…
刚刚自己初次被吵醒的时候,发现爹爹在收拾行李。爹爹仅仅安抚她说没事的,只是他要出一个很长时间的差,并且还像自己保证绝对会回来看自己和弟弟。把自己抱上床之后还给了自己一个晚安吻,所有事情都没有变啊!这是怎么了?

她随即坐在地上扶住已经要哭到缺氧的Charles。Charles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眼泪不断的滴落到Charles手里紧攥的文件上,文件被浸湿了好几层,字体被浸泡的好像变了形…

Wanda废了一番功夫从爸爸手中夺过那几张纸,可是小小年纪的她并不能读懂这些纸上到底写了什么让爸爸这么心碎,只好抓住Charles的手问他怎么了?

Charles却只是更用力的回握女儿的手,用已经哑了的嗓子小声说:“爹爹走了!他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Wanda的脸上先是闪现出不相信的神情,然后像是自欺欺人一样的使劲低头看那几张纸。像是有了魔力似的,Wanda好像看懂了那几张离婚协议书,边看边摇头,小手攥成了一个拳头,牙齿咬的嘴唇都出了血。

随着时间残忍的流逝,Wanda慢慢停下了小动作,只是狠狠地盯着那份文件阅读着,
眼神也越来越冰冷,直到最后,Wanda的眼神已经全然是冷漠。她把那几张纸用肉肉的小手整理好放在一边,倾身把爸爸抱在怀里,眼中才重新找回色彩,也有眼泪开始不断流出,她把脸凑在Charles的耳朵旁,声音略带颤抖的说:“爸爸,你一定要振作啊!就算是为了我和Pietro,可以吗…”

Charles听到后全身都停止了颤抖,把自己从女儿的怀里抽出,看着女儿的眼睛里已经重新燃烧了活下去的指望,大手放在Wanda的头上摸了摸,重新把Wanda揽在怀中,呼吸也回归了平稳,紧紧地拥抱告诉了Wanda爸爸的答案。Wanda这才吐出了一口气,两只手在爸爸背上缓缓摩擦;时间一分一秒的飞逝,Wanda也终于撑不住,低声抽泣了起来。Charles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大手也抚摸Wanda的小小身体,让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在这里,守护她慢慢长大…

就这样,Charles变成了离异的单身妇男。以前不会的事情都要一点点的学,如给女儿梳辫子,给Pietro摆平他惹得事情,上烹饪课改变自己糟糕的厨艺等等。Charles本来的教书工作显然无法负担照顾全家的生活费没法子只能去做心理咨询师,拼命挣钱养家糊口。当然,自己也常常精疲力尽,但为了孩子们,还是打起了三十二分精神,过好每一天。他也自此再没有见过Erik。

直到今天…

他不想承认,但是…
他很想Erik…很想很想…

Charles觉得这样很没有出息,这也是他睁眼前的最后想法…

睁开眼,正对上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凝视着他,里面是Charles最想要的,也是最让他心碎的爱意…

Charles只以为自己已经想Erik到出幻觉了,于是又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就感到熟悉的唇贴上了他的唇…

完了,Charles想,自己已经花痴到Erik的幻像都在亲他了…

注意:1.本人并不是很会打tag,所以还是用的原来的tag,占tag十分抱歉…
2.看很多太太都会点梗,我才这点粉丝,等到一百再说吧…
3.跪谢支持!明天盾冬专场,Stucky小朋友要出场了~

评论(5)
热度(100)

© 侬人飞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