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开心就好[微笑]

论养孩子这点小事...3(盾冬+贾尼+锤基+EC,微幻红,寡鹰)

*一个现代AU,夫夫们领养孩子,上学的生活。
(某两对找老公的生活)
*贾尼,锤基有糖;盾冬,EC还得慢慢来
*ooc算我的
PS:因为现代AU...1.幻视基本上继承老贾的金发,帅气,口音等...不紫了!
2.Jarvis也不会再叫Tony“sir”了,会换成“honey”、“baby”之类的。
(因为是现代AU,所以“sir”这词我认为苏是苏,但确实显出了Jarvis的管家特性。而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所以我改成了其他词。但是两人还是有主仆play之类的。望见谅!!!)
(Loki他儿子Fenris是我查的北欧神话中Loki的儿子,是巨狼的形象,据说最后把Odin搞定了,具体请自行问度娘~)

Charles坐在Wanda的小床上,眼睛看向到现在仍一言不发的Wanda。Wanda已经不再流泪,只是仰起头,闭着眼睛沉思。

“爸爸?”不知过了多久,Wanda的眼睛缓缓睁开,一双大眼睛清亮无波,平静的注视着Charles。
“Yes,Honey?”Charles答。
“爸爸...我知道你很爱我和Pietro,很爱很爱...但是我也有自己的选择...或许我不够成熟,但这是我想要的...Vision,是我想要的...我希望你尊重我的选择...”
“Wanda,你知道我只是不想要你受伤...”
“爸爸...”Wanda走到Charles身前坐到地上,仰起头来,大眼睛注视着爸爸,手抓住爸爸的手,“我都懂,爸爸...可是你爱爹爹这么深,你不是还是被他伤到了吗?Vision是个可靠的人,你看Jarvis叔叔就知道了...我知道你的顾虑,我们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儿,也不会结伴出现在你们面前...但是爸爸,让我放弃他,我做不到...”

Charles已经看到女儿眼里又闪现出泪光,自己眼里也心疼的流出泪来。他从没想要让自己小小年纪的女儿这么成熟,顾虑这么多;他只想让他们姐弟俩无忧无虑的长大...

看来没有Erik,这愿望终究无法成为现实了了...

“好吧...爸爸尊重你的选择,但做好你答应过的事...爸爸永远爱你...”
Wanda听到回答后站起来,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向前一步靠进Charles的怀抱,“谢谢爸爸...我绝对会做到的...我也永远爱你...”

****
Jarvis端着Tony喜欢的卡布奇诺与甜甜圈敲开了卧室门,见Tony正忙着为Dummy的机械臂换零件,脸上还全是机油以及污渍,Jarvis把夜宵放在了书桌上,脸上带着些担心地问:“Honey,你的病还没好,先养养再干活吧...”

Tony听到Jarvis的声音习惯性的张口解释,“我只是看Dummy的机械臂又被他弄坏了,才在卧室里修的,我保证以后不会...”
仔细听完他的话,Tony只是笑笑,把最后一个零件安放好,用Jarvis递过来的新毛巾擦了擦手后拿起甜甜圈吃了一大口光是闻一闻自己的贤夫准备的咖啡,就让Tony全身都舒畅起来,优雅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脸上的沫子也让他习惯性的用舌头舔了一个干净,完全忘记了Loki白天“善意的”提醒...

Jarvis看的像是有人在挠他的心窝子一样,眼睛紧紧地盯住了Tony的舌头以及他的翘臀。要不是理智告诉他Tony现在还不适宜做♂剧烈运动,他早就扑上去了...

“所以”Tony放下杯子,抬头注视着Jarvis,“你和Vision谈过了?”
Jarvis点点头,“Honey,别太担心了。他也很认真的考虑过了才跟我谈的。儿子并不是什么都不懂,他很明白早恋是不对的,但他也表明Wanda已经失去了很多:完整的家庭,爹爹的关爱...他绝对不会让Wanda重新去拥抱孤独,他要自己去担起保护Wanda的责任,告诉她他是可以信任的。所以除非是Wanda向他提出分手,他绝对不会放弃的。同时,只要是Wanda提分手他一定会答应并且再也不去找她了...”

Tony的眼眸中显出了笑,嘴角也微微上扬,又拿起了杯子喝了口咖啡,并拿舌头把嘴角抹净。这个动作也让Jarvis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他没说他们能在一起会怎么样?”
“Actually, yes, Honey.他说如果能在一起的话,他要陪Wanda一辈子;但目前绝对不会干一些出格的事,他们都很清楚底线,也绝对不会再在你们面前约会...”Jarvis品了品丈夫的话,眉头一皱,“Wait...你的意思是答应Vision和Wanda在一起了?”

Tony点了点头,嘴边的笑也慢慢扩大,“是啊...儿子和你一模一样:善于承担责任,善良可靠...绝对是Wanda有力的依靠。而且Wanda也确实经历了不少了,不能让Vision离开她...我今天发病只是事发突然,被乖宝宝Vision吓得,没有多大的事情...你凶儿子的话我可听见了,不要这么说Vision,他除了早恋以外和他爹爹一模一样——完美!”

Jarvis只是耸了耸肩,听Baby这么说心里也松了口气,“既然Honey你这么说,那我也就无所谓了...”紧接着却又听Tony叹了口气,“我觉得我就是有点小题大做了...想当年我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一天早中晚都有不一样的女人陪着...”说完发现Jarvis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便下意识的喝了一口咖啡,也第三次无意识下勾起了Jarvis的心火。Tony快步走到Jarvis身旁,抓住Jarvis的双手,用略带失落的声音问:“我是不是和那个中二病说的一样,幼稚,自私,耍孩子脾气,老给你添麻烦啊?”
Jarvis没有马上回答,只是先握紧了他的手,低头看着面前的可人,面上阴云散去,却用责备的语气说:“请不要这么说我的Honey。他是善良勇敢,为世界造福的伟大科学家,还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人...”

本来被哄得很感动的Tony敏感的感受到Jarvis眼神中的炙热,开始快速的往后撤退,“你要干什么?我,我今天还发病了呢...你要干嘛?”
Jarvis充分发挥大长腿优势,往前几步抱住Tony,在他耳边低语,“Sir不是说自己没事了吗?而且您舔嘴角的样子实在太性感了...”
没说完就一把抱起Tony往床的方向走去...

门外,Peter在门口用蜘蛛型监视器听完两人的谈话后赶紧把监视器关上,他可不想再重蹈一次不敲门进两人卧室的惨剧了!他用极轻的声音向耳机通话,“哥,你和嫂子的事没问题了,爸和妈已经同意了...现在已经去进行深入♂交流了,你不用担心...”顿了顿,他又说:“哥,你以后要再让我干这种事,给的糖绝对要多一些...醉了老爸老爹了...”

评论(2)
热度(113)

© 侬人飞鸽 | Powered by LOFTER